2012年10月5日星期五

今天放煙花應該很高興?


國慶日南丫島撞船意外港殤事故,筆者在此致以深切哀悼。

意外發生時,筆者與家人在長洲,因為國慶煙花匯演,維港被封船期延誤,當晚長洲交通大混亂,隊龍由碼頭排至過了長洲市政大樓的食肆,數班船的人龍擠迫在碼頭內迫上船,如『走難』般情景仍瀝瀝在目。

湊巧地,今年七一回歸煙花匯演,筆者與家人正在南丫島渡假,也正是維港封港,被迫滯留島上,在碼頭上市民自然怨聲載道,加上近期香港怨氣極重,所以筆者竟首次聽到:『煙花擾民』這四字,究竟這煙花是為誰而放?

現在的香港值得慶祝嗎?

回歸十五年,香港大部分人經濟困顿,憂戚政局不穩且每況愈下。什麼也不說了,,就說港匯人民幣,由中國國家統計局資料得悉, 100港元由1997年對107.09人民幣,跌至2011年底82.97人民幣,然而香港依賴國內輸入主要糧食及產品,但香港人這十多年工資卻得不到很大的增長,你說香港人怎樣聊生!雖然中國這十五年的經濟增長速度遠較香港快,香港對國內發展相對下是倒退,這是不爭的事實。

本來我們香港人不應「憎人富貴厭人貧」,國內發展迅速是其經濟開放改革成果,但香港相對上倒退卻是政府政策傾斜所致。由董政府『好心做壞事』,數碼港淪為地產項目利益輸送;至曾政府『假大空政策』,六大產業不是胎死腹中,便是幾乎名存實亡,高官連接地被揭發與地產商有密切利益輸送… 以『重法治,杜貪污』為榮的香港屢屢發生以上醜聞,當然難免被國內同胞譏笑我們『徒具虛名』;至於政策向國內傾斜,這也是港人仇視國內同胞的主因之一。

香港斷層分化問題嚴重

比較貧富懸殊的堅尼系數,香港經常在發達城市中名列前茅外,也是年年創新高,回歸以來當政者也未能有效回應這問題.大家唸書也知道,政府角色是平衡各界各階層利益,如當商人在社會勢力過大,政府應用各方面措施政策,或稅務安排,去達致公平或平衡分配,使社會資源更能照顧各階層人士。

本來社會每個人的能力,努力,際遇不同,所以大多數情況是八成財富是在兩成人手上。最近很多報導也提到(相信也不是正式統計),香港情況幾乎是99%財富在1%人的手上,事實可能有偏差,但這種形容在貧富懸殊嚴重的香港可能是合適。

看看我們會計界?標準工時遲遲未能落實,大多數低收入的會計師竟是長期于偏低酬傭下工作。甚至有會計從業員表示,他們平均時薪連一個洗碗工人也不如(部分洗碗工人有時薪40元了!)。

當然我們明白老闆們也經歷過這階段,但不要忘記,現時香港人生活艱難,退休年齡已大大推遲,加上沒有我們年代的移民潮,年青人可以向上游機會已遠不如以前了。就看看四大行,一個實習員可以游上至主管甚至合夥人的機會,相對于廿年前確實低了很多。最近回到大學舊生聚會,有些當中小行老闆的學長也表明,會專門平價去「收留」于大行當了數年經理卻被勸退的同業,大家可以看到業界情況有多『光明』。

從業界選舉結果,激進派抬頭,我們看到香港上層與基層的分化已很嚴重,在中上層的我們,應該如何反思自己,如何為自己,為業界去定位?這是值得大家深思的。

儘管如此壞的十五年過去了,我們香港人包括會計業界,還是為仍然可以生存去慶祝。

香港人需要為自己慶祝

我們慶祝的理由不是為國慶,不是為回歸:我知道國家有支持我們,我也知道香港人有不爭氣的地方,如十五年來倒轉頭學國內人以前的短視,走捷徑文化,但人家正在學我們的核心價值,我們香港工作的核心價值是應保持高效率,刻苦耐勞,廉潔有誠信,靠自己有承擔,這一點如我們仍能保持,是應好好慶祝的。

但是香港現在的情況,是否值得年年放煙花,宣示歌舞昇平,筆者真的對此很懷疑。或許,除了九七回歸那一刻的盼望後,十五年來已沒看過煙花,只是往離島或出外避世一樣,因為我真的不感到值得慶祝,但仍會默默耕耘,努力做好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