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7日星期五

2013年會計大事回顧(上)

怱怱又一年,會計界今年發生的事很多,筆者就借此專欄簡略回顧一下。
公司法修改
對於會計業來說,最痛苦莫過於有相關條例及會計準則的修改,因為無論對從事審計或商界會計的工作都有一定影響。今年公司條例進行大幅度更改,所以多個團體的相關講座場場爆滿,單計我老師,即有會計界天王劉德華之稱 – 林智遠的相關講座,我粗略計算都起碼有五六場全皆爆滿,可想而知更改條例對業界影響之深遠。
內容在此不細述,主要對會計同業影響是 Business Review 的要求,名義上法例賦予審計業有更大權力去核實客戶運作,要求提供更多披露資料。現實上,業界對來年展望是大部分中小企都沒有資源或足夠能力應付新公司法的要求,很大程度將會由中小(會計師)行代勞,即「加少少費用,做多多工作」。有關措施對大行影響甚微,因為他們的客戶本身都一向有預備這方面的工作。至於其他範疇原則上都是放寬或將文件、工序從簡,所以這次修改總括而言也是好事。
其他方面影響實則言之尚早,但筆者認為相關機構,如公司註冊處與業界溝通一向很密切,是以筆者個人期望會有合適的過渡性安排及足夠指引推出
財匯局對上市公司審計直接監察
香港政府舊調重彈,財務匯報局將可能取代香港會計師公會,成為上市公司唯一監管機構,詳情可見我另一位老師邱韞華校長在十月份的介紹。業界普遍都反對,擔心財匯局進一步監管其他受特別法例監管之法團,甚至波及整個審計業。新任會計師公會副會長龔耀輝更多次在信報「年青有計」專欄批評「外行人管內行人」,因資源上差異,對大行持續壟斷利益,對中小行不公平,並聯同其他理事如鄭中正及業界代表推動我們會計師「一人一信」行動。
筆者個人認為以上業界關心確有道理,不過由於這是遵循國際金融市場模式,加上過往十年國際爆出多項金融醜聞,香港雖然一向把關得好,但也很難獨善其身,個人雖然傾向反對但恐怕政府也事在必行。
就業「斷層」仍持續
香港會計師公會會員人數已突破三萬六千,但面對上市需求稍減(相比往年),預料中高層會計人員就業仍然困難…(待續)

2013年12月12日星期四

會計專業普及化,唔到你唔化!

承接上文,我朋友拿到ACCA資格但不要,其實是有下文的。上星期到公會聽上市公司報表問題,我朋友也很有興趣去,因為不是會員要付費,我話你老哥今時今日都唔爭兩千零蚊過日,不如入番會啦,都係食兩餐飯個價啫,佢都話可以考慮吓。
專業普及化
不過這位朋友也有提及社會另一現象,專業普及化問題,我們也是九十年代初出身,那時只約有數千名會計師,大學生也不多,物以罕為貴,會計師自然有著「三師」的銜頭與社會地位,以往八大會計師行(現在只有四大)進行招聘時也只以文憑為主,今日你拿著會計師銜頭去四大也未必請你。朋友問我:「就算我去拎番個會計師牌又何?只為聽seminar 或擁有會計師的虛名?」
的確,跟據香港會計師公會最新數字,會員人數已有三萬六千多了,我有位朋友新入會,會員號碼也近四萬了,對比香港七至八百萬人口,即每二百個人便有一個會計師,是否太多呢?
自我心態需要調整
我看則不然,以前大多數人都是中學畢業便出來做事,就算當一個Accountant 要求可能只是LCCI 高級考試,我們也是經過兩年時間考取,再加上數年經驗才可以做到,當審計讀 TI 也要三數年邊上課邊做。現在學歷普及化,香港市民受教育機會較多,就算中學出來工作,都有機會讀其他大專或大學,過程也同樣艱辛,但出來社會持續進修再保障自己飯碗的情況跟以前是一樣的。自我心態需要調整。
所以我覺得年青人不要用廿年前那套代入自己,為何大學畢業後不再是「天子門生」,因為當年的確只有港、中兩家大學,除非你家境很好可以留學,否則跟我們一樣也是在基層掙扎及奮鬥很多年才有一點點機會。今天我們享有較以前容易具專上教育的機會外, 也要接受專業普及化的事實。
最後在合和(公會樓下)吃飯時,朋友也說,未來會計入職要求可能要會計師資格,對個人而言像不公平,因為投入了這樣多金錢與努力去進修,都只不過是當一個基層,正如上一篇文章所提及朋友所講,會計師牌只是一個技術基本要求資格,在芸芸會計師中能否脫穎而出,還是看您的工作歷練及能力,如果你一直在合適環境下工作,你的工作經驗是不會白費,由低做起只會更加鞏固自己的根基,他日當主管時,你對全盤運作嫻熟,揮灑自如,這更會贏得下屬的尊敬。
(文章出街時應臨近聖誔,我謹代表「香港閒聊會計師協會」祝各位「專業人・會計篇」讀者及工作人員聖誕快樂,新年進步!)